对安徒生来说,尼堡一方面是迈入大千世界的桥头堡,另一方面亦是回归故乡菲英岛的出入之门。1819年9月4日,年仅15岁的他,离开童年古镇欧登塞前往首都追逐梦想。彼时的尼堡,和今朝一般无二,向来是通往哥本哈根的必经之地。虽是如此,现今大贝尔特桥横跨海峡两岸、火车畅行只需一小时十五分钟,但当初的安徒生、却不得不花上一天半的时间辗转到达。昔日从尼堡穿越大贝尔特海峡(Storebælt),有两大交通工具可供选择:一是乘坐所谓的双桅或三桅小型渔船;二是选择邮局往来于尼堡、科瑟(Korsør)两地的“狩猎号”帆船。而诗人初遇尼堡、首度出航的那段经历,则在其早期回忆录《小传》(创作于1832、出版于1926)一书中可见一斑:

“我身揣全部身家10里兹银币闯荡世界,搭乘邮船用去三枚;我从未步出欧登塞东南端一尺之遥,而今置身千里之外、不禁欢呼雀跃。途径尼堡,无敌海景尽收眼底;扬帆远航,心若彷惶之余无法呼吸,只因此时此刻我终于踏上期待已久的全新征程;······”


这段旅途可谓是安徒生人生的重大转折点。男孩与亲人暂时别离,奔赴哥本哈根甚至是更为宽广的世界舞台,但终其一生未成家室。当然毫无疑问,安徒生对家乡菲英岛一直情有独钟、青睐有加。1823年至1873年,诗人一次又一次故地重游,或是于欧登塞城探亲访友、或是于古堡庄园流连忘返。整整五十年,他经由尼堡、足迹几乎踏遍这片土地的每一个角落。1828年,蒸气渡轮马力十足,取代原先行动相对迟缓的老式帆船。1865年伊始,更有火车往返于尼堡、欧登塞两大城市。


国王码头(Kongens Skibsbro)

1548年,国王克里斯蒂安三世扩建皇城及港口之际,应需打造出尼堡中心码头——国王码头。安徒生启程出海、乘风破浪至科瑟,即是源自于此;当初罗普庄园(Glorup)或吕克斯霍尔城堡(Lykkesholm)迎接诗人的贵族马车,亦是静候于此;而他出入菲英、周游世界所乘之驿马车,更是源自于此。安徒生时常采取这一交通工具游历欧洲,其中颇具代表性的线路如下:从阿森斯(Assens)或斯文堡(Svendborg)出发,在基尔(Kiel)或弗伦斯堡(Flensburg)中转,最终抵达目的地。


1848年春,历时三年的第一次石勒苏益格战争全面爆发,博(Bov)、石勒苏益格(Slesvig)周边战火连天、遍地狼烟。为抗击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Slesvig-Holsten) 军队、捍卫菲英岛的领土完整,瑞典政府决定派遣四千人左右的支援部队。同年夏天,在当地居民的热烈欢迎与隆重庆祝下,盟军舰队缓缓驶入凯特明讷(Kerteminde)及尼堡港湾。这一激动人心却迂回曲折的场景让安徒生久久难忘,遂于6月9月在日记中挥洒下大段文字:

“仆人表示,他从斯温丁厄高塔远眺,盟军所在蒸汽船青烟袅袅,但事实并非如此。那日与他闲聊之后,我便驱车赶往尼堡。入城之时,放眼望去:门墙鲜花娇艳欲滴,两国国徽点缀其间;码头高坛乐声阵阵,天籁之音此起彼伏。······风雨交加,电闪雷鸣;满心欢喜,空等一场。失望之余,归去来兮,已是晚上六点三十分。······返程途中、斯温丁厄海岸,忽见瑞典船队踏浪而来、停泊尼堡港湾。随后,前方战线传来噩耗:普鲁士再次挥军北上、大动干戈,科灵百姓流离失所、四散奔逃。”


古默德书屋

1839年,约翰·尼科莱·古默德(Johan Nicolai Gomard,1815-1900)在尼堡迎来自己第一家书店。该店坐落于艾得勒大街4号,与当地邮局左右相邻。1848年9月底,古默德告诉诗人一则好消息,其书屋出售的所有安徒生作品均被瑞典军队抢购一空。两人关系较为特殊,诗人的教父即是这位书商在欧登塞医院做苦力的父亲。六年前,安徒生驻足格勒鲁普庄园、因急需一批书籍曾致信古默德,具体如下:

“你我的不期而遇,让我至今仍甚感欣慰。记忆中的你,还是那个懵懵懂懂、天真无邪的小男孩。你知道吗?你的父亲大人实乃我的教父。”


在自传《我的童话人生》(1855)中,安徒生详细讲述了当年教父简·古默德(Jean Gomard,1746-1821)于其受洗时所作出的美丽预言:

“我呱呱落地那几日,教父时常坐于母亲床榻前、声情并茂地朗读郝尔拜的文学作品,我却相当不给力地在一侧哇哇大哭。他仍笑容可掬地问我,‘你要好好睡觉还是静静聆听?’而我唯一的反应就是继续哭闹不已。这一状况愈演愈烈,尤其是在教堂接受洗礼的时候。啼哭之音让牧师遂言,‘这婴儿鬼哭狼嚎如猫’,不太友善的言辞让母亲没齿难忘并给他贴上了‘愤怒’的标签。然则我那身为法国移民、一贫如洗的教父,劝慰母亲道:孩童哭泣之声越响,将来歌唱越是不同凡响。”


安徒生小说中的印象尼堡

毋庸置疑,尼堡这一集镇在安徒生小说中历来是浓墨重彩的一笔。《不过是个提琴手》(1837)、《两位男爵夫人》(1848)、《生乎?死乎?》(1857)、《幸运的贝儿》(1870)几大作品皆有涉猎“菲英尼堡”,但作家最为淋漓尽致的描述则来自于1836年所发表的小说《奥·特》:

“相较于静谧寂寥、凄美哀伤的科瑟而言,尼堡恍若国都般活力四射、魅力非凡。这里,国王码头热闹喧嚣、人声鼎沸;巍峨城墙拔地而起、游人漫步;大街小巷道路宽阔、高楼林立;精兵猛将军歌嘹亮、万夫莫当;乐曲华章婉转悠扬、穷极要妙;情调酒馆别具一格、邀您共享。与哥本哈根的任何一座城门相比,尼堡的拱形城门更为庞大参天、绝对让您大吃一惊;与西兰岛街头四根柱子勉强撑搭起来的所谓‘房屋’相比,尼堡的农场村庄则是精雕细琢、诗情画意。布尔沃尔曾恰如其分地指出,农民文明化的程度愈高、对美的愿望与追求愈是强烈。菲英岛正是如此:高速远近,田园农舍整洁清爽、一尘不染,玲珑明窗绚丽多姿、流光溢彩,清幽门庭花团锦簇、姹紫嫣红;公路两侧,紫白丁香沁人心脾、野生罂粟掩映如画,而如此鬼斧神工实属浑然天成、亦可与人工精心培育之植物园相提并论。继续前行,你会发现,尼堡近郊一带、那片花海尤为浩瀚壮观。”


想要参观安徒生的故乡和故居么?

安徒生大部分都定居在尼堡附近的庄园和城堡里和菲英岛的其他地方还有他自己的家乡欧塞登,如果你想做一场时间之旅,踏寻安徒生的童话灵感来一场童话般的旅行,扫描二维码下载App即可追随安徒生的脚步开始你的童话之旅。


HCA Trail HCA Trail